历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炼文化世界回眸再现辉煌
缘归大法道德升华病祛身轻佛光普照今日神话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时空中外预言科学新见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恶扬善曝光邪恶慈悲为怀
人生百态 社会乱象红朝谎言华夏浩劫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怒人怨因缘启示
深思明鉴心明眼亮信仰漫谈杂谈随笔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启示诗文乐画
国际声援天地正气良知永存紧急救援
主页 > 风雨沧桑 > 迫害真相

绑架一天内虐杀(1)--百位遭中共残害致死的法轮功女学员(62)

打印机版 | 【投稿/反馈】

吉林省图们市五十三岁的善良农妇、法轮功学员张淑贤,二零一四年八月七日被图们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二十四小时内即被折磨致死。张淑贤的大腿肉被撕裂了,阴部周围还有电棍电烤糊伤,背部还有踢蹬的鞋印血迹,高检法医当时表示是酷刑致死。


张淑贤女士,居住在吉林省图们市曲水村,一个乡亲们公认的好人,善待公婆,一直侍候他们到离世,她的丈夫也非常佩服她,非常感谢法轮大法,使他有了这么一个善良体贴的好媳妇。然而,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以来,张淑贤曾遭受多次迫害,这也给她的丈夫和孩子以及公婆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家庭经济遭受严重损失。

二零一四年八月七日立秋日这天,张淑贤忙完午饭,又拾掇地里的大蒜、土豆等农活后,因“朋友”打电话向她要真相资料,她于下午三时坐五路公交车去市内,这时她万万没想到已蹲坑多时的图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吴吉龙,指挥着包括全勇哲在内的多名恶警驾着小车尾随着公交车盯上了她,当张淑贤下车时,恶警一拥而上将她绑架到向上边防派出所,这帮恶警得意洋洋地说:“几年前,你从松林村养老院学习班(洗脑班)走脱,市‘六一零’办主任赵凯叫我们天天找你,都见不到你影,这次叫人学你朋友声音打你电话要资料,才总算……”

说完话,见张淑贤不理他们,这帮恶警与向上边防派出所武警,就扑向被绑铐的张淑贤,毫无顾忌的一通拳打脚踢,还用电棍击灼张淑贤的小腹部位,他们想用边行刑边逼供的方法弄出张淑贤等人有关做真相资料情况。

张淑贤不惧恶徒,她不但拒绝逼供,还严厉指责恶警执法犯法的行为。这时,气急败坏的恶警们加重了刑打,没出一小时,张淑贤就被恶警们虐杀死了!

一位有良心的知情者气愤地说:“这帮年轻人真是土匪加恶棍!就是犯了死罪也不能这样对待这五十多岁的妇女呀!把恶徒的酷刑逼供死人的犯罪事实,往中央各部委发,要经常发,如果没人把他们的衣服扒了并判刑,中共真就该完蛋了!”

恶警们见出了人命,都毛了,但恶警吴吉龙又想了个阴招,说快送医院,若有人质疑,就说是张淑贤突发心脏病,在市医院抢救……。

八月八日下午二时,图们市月宫街派出所警察开车到张淑贤家,通知张淑贤丈夫去月宫街派出所。之后,又带张淑贤丈夫到图们市公安局,让他“等领导”。

等到一个头目来了,对张淑贤丈夫说:“走吧,去市医院。”当时这些人谎称张淑贤突发心脏病,在市医院抢救(张淑贤丈夫说张淑贤根本就没有心脏病)。

当张淑贤的家属发现张淑贤从脖到脚都是被刑打的紫斑血痕时,很气愤,马上叫来了曲水村里的亲友们到市公安局抗议,并提议要省高等检察院法医来验尸(市公安局想让市法医来验尸)。高检法医讲,不用验了,她的大腿肉被撕裂了,阴部周围还有电棍电烤糊伤,背部还有踢蹬的鞋印血迹,这明明是酷刑打死的,哪是心脏病发!

这时市公安局怕事闹大(那几天正碰上中央领导路过图们考察图们江经济区),于是市公安局局长出面说赔十二万元私了。家属讲这是人命关天大事!我们要查凶手!局长无奈,将赔价不断地涨,最后加到七十万元了事。家属讲,我今天拿了这钱,但我还是没完,我一定要为死难者查出凶手!

恶警吴吉龙知道张淑贤家属还想要查出真凶,怕虐杀死人丑事败露,于是在市“六一零”办指挥下,每天派两部警车和多名恶警看守在张家门口戒严,还在张家安了摄像头,说防张家人与外人联系。吴吉龙等恶警还扬言说:为防外地来人来讨要死者验尸照片,谁也不准靠近张淑贤家,违者就抓就关押!

八月十一日,张淑贤遗体被火化。

山西警察一次打死4名女学员 遗体竟要家属出钱买

山西省朔州市怀仁县鹅毛口四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四日被当地警察酷刑折磨致死。当局竟要家属花钱买遗体。被虐杀的4名法轮功女学员分别是50岁的杨艳英、35岁的张爱花、43岁的李美兰及45岁的邢引弟。

消息来源说,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四日上午,杨艳英、张爱花、李美兰及邢引弟与其他数名法轮功学员,到山西省政府张贴真相资料,被警察非法抓捕。当日下午4点,即传出4人被警察用电警棍折磨致死。

另几名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史素萍(女,36岁)、王明霞(女,38岁)、王英香(女,40岁)在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判15年徒刑。

消息说,杨艳英等4人被警察虐杀后,其中三人的家属竟被逼拿出8千至1万元人民币,才能“买”到亲人的遗体,另一人的家属被勒索的数目不详。

广州大学二名女教授一人二十四小时内被迫害致死,一人三次被非法判刑共16年半

李晓今,女,四十一岁,原广州师范学院(现合并为广州大学)数学系副教授,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被黄埔洗脑班迫害致死,当时她被绑架至此黑窝还不到二十四小时。

中共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该数学系教授王家芳坚持修炼法轮功,校领导叫李晓今去做王家芳的“思想工作”。王家芳儿子有先天性心肌类疾病,无法治。她听人说炼法轮功出现很多奇迹,于是带着儿子开始修炼法轮功。奇迹真的出现了,儿子在法轮功修炼中,转危为安,恢复了健康。王家芳把这些神奇的经历告诉了李晓今,李晓今被深深打动了,当下请了法轮功书籍回家看,很快她也开始修炼法轮功。
王家芳

王家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王家芳、李晓今俩人一起去广州市白云区郊区发真相资料,被当地恶人告发、绑架。俩人被非法关押在白云区看守所一年多,受到非人折磨。刚进白云看守所时,李晓今绝食抗议恶党的非法关押,几次被强行灌食、殴打。

二零零二年一月,王家芳、李晓今被劫持到广州市槎头劳教所。俩人拒绝所谓“转化”,分别被关禁闭。四个月后,到期仍不放人回家。在这几个月里,有两三个夹控跟着她们。任何人不得接触,天天强行洗脑。广州大学派人到槎头劳教所,威胁她们如不“转化”就开除工职、丈夫离婚,并称:广州市中共政府拨款二十万,专门用于“转化”她俩,不够再拨,直到她们放弃修炼。俩人不为所动,坚决表示绝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在中共巨额的金钱刺激下,恶徒非常卖力的迫害。此事当时在槎头劳教所每个人都知道。

在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李晓今始终不放弃信仰,没有写一个字,恶警们气急败坏,明明非法劳教期满,也不放她出去,也不让亲人接见。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七日,李晓今被劫持到黄埔区洗脑班继续迫害,结果仅二十四小时,李晓今就被迫害致死。

王家芳被关在广州市洗脑班,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恶人把她一个人关在一间屋子,吃喝拉撒全在里面。与她接触的恶徒全部戴口罩,不同她说任何话,长达一年多,还有种种迫害,使得她几近精神崩溃。刚进去时,车轮战式的提审问话、长时间逼看诽谤录相,不给休息。还以恶毒的方式羞辱学员,使王家芳精神崩溃,最后被迫写下所谓“三书”。王家芳被送回学校,恶人以为她被“转化”,要摆功劳。校领导召开全校批判大会攻击大法,并要她上台讲述“转化”心得。王家芳断然拒绝,恶人反绑她双手押上台,她大喊:“法轮大法好!”台上恶人恼羞成怒,气急败坏,赶紧推她下台。学校于是软禁她,去哪儿都监视着。

王家芳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七年在吴川再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九年,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女子监狱。从黑窝出来不到一年,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七日,王家芳在越秀区流花湖公园东北门,被六榕派出所警察绑架、构陷。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她被荔湾区法院诬判三年半,被勒索罚金七千元,再次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王家芳才从黑窝回家。

虽屡遭迫害,王家芳仍坚持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二零二一年九月十日,王家芳在白云区一商场门口给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时,遭恶告,她被白云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到白云区看守所。二零二二年七月,王家芳被荔湾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勒索罚金一万元。王家芳不服非法判决,上诉到广州市中级法院,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广州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冤判。

河北唐山市丰润区68岁的韩玉芹被入室绑架、当天迫害致死

韩玉芹,68岁,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早上五点钟,被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端明路派出所警察入室绑架和非法抄家,并被劫持到端明路派出所,遭铁椅子及非法审讯迫害。下午六点多钟,家属接到警察电话,得知韩玉芹已去世。

家属在丰润区中医院见到韩玉芹的遗体。看到韩玉芹头发蓬乱,鼻中有血迹。痛哭悲愤的家属要求派出所警察穿上制服给死者行礼。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出来一个自称是所长的人,穿上警服在韩玉芹的遗体前鞠躬行礼,并说:“大姨,对不起。”

韩玉芹老人,家住丰润区小韩庄村。韩玉芹老人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脾气很好,吃苦耐劳,任劳任怨,身体一直很好,二十多年没吃过药。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早上五点钟,韩玉芹老人被丰润区端明路派出所的几个人入室绑架、非法抄家,被劫持到端明路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韩玉芹老人被强制坐在铁椅子上。期间,警察让她填表不再修炼,被她拒绝。上午十点多她女儿去派出所,没让见人。中午她的丈夫去给她送饭,韩玉芹没吃,一直哭。由于长时间的坐铁椅子,她的腿已经胖(肿)了。
下午四点左右,韩玉芹老人要求去上厕所。看守他的警察带她去上厕所,等了一会儿不见她出来,就把女警喊来,让女警进去看看情况。

女警进厕所发现韩玉芹晕倒在厕所内,随后送医院抢救,不治身亡。据知情人透露,派出所斜对过的城关卫生院也不收治了,后送入丰润区中医院。

下午六点多钟,家属接到警察电话,得知韩玉芹已去世。家属在丰润区中医院见到了遗体,看到韩玉芹头发蓬乱,鼻中有血迹。家人痛哭,悲愤的家属要求派出所警察穿上制服给死者行礼。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出来一个自称是所长的人穿上警服在韩玉芹的遗体前鞠躬行礼,并说:“大姨对不起。”

据知情人透露,唐山市丰润区公安局此次行动欲绑架50名法轮功学员,到目前得知已绑架至少有36人,大部份被非法抄家,有的还被拆了看电视的锅及播放器、抄走大法资料及大法书籍。不在家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贴上了封条。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戴上了手铐脚镣送进了看守所。城西法轮功学员岳维芳当场被吓晕倒,被儿子送去医院住进了ICU。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66岁的王淑坤医生遭警察毒打后离世

二零二零年六月末,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六十六岁的女医生、法轮功学员王淑坤,被骗去单位遭警察毒打,后出现脑出血症状,于七月二日早含冤离世。
王淑坤含冤离世

王淑坤含冤离世


王淑坤女士在海林市海林镇医院退休后,返聘在镇医院任内科大夫。二零二零年六月末,王淑坤被海林镇医院党委书记韩艳打电话骗到医院之后,海林市第一派出所警察让她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三书”,还让王淑坤承认她的丈夫于晓鹏也修炼法轮功(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但上访二十九年),被王淑坤拒绝。警察居然在医院里对王淑坤大打出手,王淑坤身上多处淤青、膝盖骨骨折、全身被汗水湿透。几个小时后回家。

大约七月一日傍晚,王淑坤出现脑出血症状,头晕、恶心。于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早四点二十五分突然去世。

二零二零年七月四日,王淑坤遗体在海林市殡仪馆火化,丈夫于晓鹏趴在棺材上号啕大哭:“媳妇是冤死的,我媳妇死得冤啊,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撕心裂肺的哭声令所有在场人动容。

善良才子新婚前夕突遭绑架折磨致死

河北省石家庄中山路EPSON专卖店将飞利浦计算机显示器认证维修工程师、33岁的法轮功学员左志刚,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下午三点多,他结婚的前一天,被石家庄公安局、“六一零”等恶徒绑架,在石家庄桥西区公安分局一夜之间就被严刑逼供、折磨致死,遗体伤痕累累,一只耳朵呈黑紫色,在后背腰部有两个长方形对称的大坑。

左志刚年老的父母为了为儿子讨还公道多年伸冤无门,至今十多年来竟没有任何部门、任何人承担任何责任,杀害左志刚的凶手一直逍遥法外。

左志刚,男,一九六八年出生,他自小心地善良、性格开朗、热爱生活。自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更是时时处处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事情总是考虑别人,助人为乐,单位同事、邻居大妈都夸左志刚是好同事、好孩子,真是个大好人。父母看到儿子更是整天笑口常开。

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一日,是左志刚准备结婚的日子。可就在结婚之日的前一天,灾难降临了。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下午三点多,石家庄桥西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李荣旗、警察侯文华、林振生(音)等人伙同兴华街派出所(现畏罪更名为“维明街派出所”)恶警到左志刚工作的瑞光电脑公司,未出示任何手续就强行将他带到了兴华街派出所。只过了一个晚上,五月三十一日,桥西公安分局副局长赵新建和尹××指导员就通知左志刚父母,声称左志刚在五月三十一日早上六点三十在兴华派出所留置室的铁栅栏门上上吊自杀。两位老人如雷轰顶、悲痛欲绝。家属要求去看现场及遗体,他们百般推脱。在强烈的一再要求下,直到六月二日才让家属到兴华街派出所看现场,但现场已被“破坏”,左志刚的遗体也已经被他们送到了火葬场。

当回忆起当初看到儿子遗体的情形,左志刚的父亲说,发现儿子身上有多处伤痕,脖颈两侧各有一条明显的伤痕,周围尚有血迹;后背中心腰上顺背脊方向有相距一寸左右的两个深坑;后背大面积皮肤为紫色;脸部、腮部有遭钝器击打的肿块;两耳部位全部为紫蓝色。左父当时追问儿子死因,公安局声称左志刚是“上吊自杀”。 家属当然不信,提出很多疑点:

1、铁栅门一点六米高,而左志刚身高一点七二米,怎么能在铁栅门上上吊自杀?桥西公安分局说左志刚是将腿弯曲后上的吊,真是天大的谎言!人求生的本能也会使他腿伸开两脚踩地。桥西公安分局说左志刚是将上衣撕成布条,卷成条在铁栅门上上吊的。左父说:“我们看到他身上穿的衣服好好的,并没有撕成布条。”

2、左志刚遗体面目正常,没有一点自杀上吊双目外突、舌头在外的特征。

3、左志刚在被迫害的前一天,已经同未婚妻约好了第二天去照结婚照、领结婚证,一个工作顺心,家庭和睦、前途美好,就要举行婚礼的青年怎么会自杀呢?左志刚根本不存在任何自杀的动机和诱因。

4、左父问公安局人员:儿子被抓后,有人看着他吗?其回答是:“当然有人看着。”派出所留置室二十四小时有人看守,里外仅隔一道铁栅门,看守人员既能看得见也能听得见,怎么可能让他自杀?

5、对公安人员来讲,被看管人员死在监管场所是重大责任事故,如果发现被害人是自杀,公安一定会保留现场的自杀证据,以能证明他们无罪。为什么把现场破坏掉呢?

6、最令人可疑的一点是,遗体背部后腰上的两个长方形的深坑怎么解释?

对提出的多处疑问,公安根本不给解释,也解释不了。而且不通知家属,匆忙将尸体运走,这只能证明他们想掩盖罪恶,而且局长赵新建还气势汹汹的说:“你们再这样,就对你们不客气了!”理屈词穷,还嚣张跋扈,正是中共恶党本性的真实写照。

家属要求桥西公安分局出示尸检报告,他们相互推脱,一直不给,家属为了保留证据,使真相大白,坚决不同意火化,强烈要求保存遗体。他们才被迫保存了尸体。在家属多次上访及要求后,直到二零零三年七月份, 他们才给家属看了由市检察院、市公安局、桥西分局联合做出的所谓法医鉴定书。检验意见是:“分析为生前缢死。”他们自己做的恶,又自己鉴定,能有什么可信度?而且又是两年多以后,才给家属看鉴定书的复印件,而鉴定日期却写着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哪有这样办案的?

左志刚被桥西公安分局迫害死后,家里失去了顶梁柱,现在家中只七十多岁的父母,一个有病的姐姐,还有九十多岁的祖母。全家人整日以泪洗面,承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失去亲人的巨大痛苦。以左志刚的性格和为人,年迈的父母双亲坚决不相信正在筹办婚事的儿子会自杀,因此不服鉴定,强烈要求保留尸体、立案调查、重新鉴定、法办凶手,还左志刚清白!

由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实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石家庄市检察院、石家庄市公安局、石家庄市桥西公安分局的法医助恶为虐、泯灭良知,联合出具虚假鉴定结论,诬蔑左志刚是“生前缢死”以包庇罪犯,多年来凶手一直逍遥法外。河北省石家庄市检察院出具的假鉴定报告称,左志刚是早上七点半死亡,但120急救中心的记录是当日早八点以后接到电话,而这个时间左志刚的母亲、姐姐已到了桥西分局,被拒之门外。而且,当左志刚的亲友六、七年后到120急救中心办公室质询时,那里的工作人员还能记得是个什么事,可见当时一定是在现场有重大异常, 120工作人员才留下如此深刻的记忆。

多年来,左志刚的父母—-满心悲痛的年迈双亲走遍了省市各级政府部门,到处递交控告状,一直在想办法进入法律程序解决,要给儿子讨个说法,就是没人受理、不给立案。中共不法之徒采用的都是哄、骗、吓、拖的流氓手段,哄骗家属走别的途径,别上告了(没得逞);欺骗家属已经有了自杀鉴定,没有什么疑点,所以不够立案条件,再告下去没什么意义;威胁家属,重新鉴定后果自负,钱自己出,妄图诱骗家属写不再申诉的书面保证。为了逃避罪名,不法之徒以各种卑鄙手段压制、威胁、骚扰左志刚母亲为儿申诉立案。恶人兴师动众、如临大敌,警车在楼下二十四小时盯着老人家门口,只要老人出门,警察死皮赖脸、明目张胆的跟踪,骚扰多日才罢休。这就是中共统治下的“和谐社会”!

就在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当天——左志刚被抓走并被酷刑致死的日子,石家庄连日的火炉高温忽然骤降,一时间寒冷异常,风景区河北省灵寿县五岳寨降下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民众到处议论纷纷:六月飞雪,定有奇冤!

人不治天治,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中共劳民伤财,迫害信仰,导演“天安门自焚”栽赃陷害法轮功,抓人、打人、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生命,早已是天怒人怨,二零零二年开始的“非典”,这三年的“新冠”疫情就是老天爷的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