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炼文化世界回眸再现辉煌
缘归大法道德升华病祛身轻佛光普照今日神话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时空中外预言科学新见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恶扬善曝光邪恶慈悲为怀
人生百态 社会乱象红朝谎言华夏浩劫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怒人怨因缘启示
深思明鉴心明眼亮信仰漫谈杂谈随笔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启示诗文乐画
国际声援天地正气良知永存紧急救援
主页 > 风雨沧桑 > 迫害真相

二次劳教一次枉判 善良妇女被迫害致死 --百位遭中共残害致死的法轮功女学员(57)

打印机版 | 【投稿/反馈】

江西省新余市李烈凤女士,出生于一九六七年,原新余市床上用品厂职工,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匪浅,在工厂是一名好职工,在家是一名好妻子,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后,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早上八点被新余市公安局袁文珍科长等三人从家中绑架、酷刑折磨,被非法判刑三年,出狱时,骨瘦如柴,身体各器官严重衰竭,几乎没有肺,于二零一四年七月十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在劳教所与监狱非法关押期间,李烈凤女士遭受了种种折磨:关小号;电击;强制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剥夺基本生活条件;剥夺睡眠;用刺激物涂抹眼部;打骂;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等等。

李烈凤的丈夫蔡建平二零一九年九月失踪,经多方打听,得知蔡建平于二零二零年六月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关押在南昌的某监狱。

二次劳教迫害,被迫流离失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后,李烈凤一九九九年八月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抓,被劫持回新余市后在丈夫蔡建平的单位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星期。九月七日,她再次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抓捕后关押了二十五天,被新余市警察劫持回当地后又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她的父母在不知情下被迫交纳了三千元,李烈凤才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一月,新余市公安局一科李科长、袁文珍等人到李烈凤家骚扰,以防止她去北京上访为由,将她绑架到市看守所,李烈凤绝食五天后,被迫打了一针后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新余市国安局派人跟踪李烈凤。新余市渝水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袁文珍以在李烈凤家聚会为由,把她关到单位非法审问,并抄走许多大法书、洪法图片等,后非法关押到市看守所十五天。

回家没过几天,新余市公安局一科李科长骗她的丈夫,要李烈凤去丈夫单位,李科长拿出劳教书(三年)要她签字,她当场撕毁,但是当天被强制劫持到省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李烈凤被单独关押在小房间内,由两名女吸毒犯包夹,不准接见、不准写信、吃喝拉撒全在里面,到二零零一年十月才回家。

二零零二年一月,新余市六一零人员付小平、周斌等人,伙同市政法委、市公安局一科张健科长(现调离)、原单位保卫科等十多人,在晚上七时许,当着李烈凤丈夫、父母的面,恶警宋徽之(音)还动手打人,强行把她从床上绑架,劫持到分宜县所谓“转化班”,二十天里被迫看诬蔑大法的图片,电视等。

李烈凤拒绝所谓的“转化”,再次被送入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她丈夫因为替她说话,也被非法劳教三年。

两年劳教迫害,李烈凤经历了各种的折磨,关小房间,二十四小时被吸毒犯看守,大热天不开门、不准接见,强迫做手工活,强迫听各种邪说,包夹骂人、施压、等等。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劳教到期,王大队长、宋波所长等,以不“转化”,不做事为由加期十五天。到家后单位在六一零的施压下,还安排李烈凤拖地、洗碗、整理卫生,以便看守她。

多人被绑架、非法判刑

二零零四年八月,新余市公安局一科宋徽之(音)等三人,到李烈凤单位非法提审,并要带走她,于是李烈凤被迫流离失所,直到二零零六年三月才回到家。

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至十日,南昌西湖区国保大队伙同桃花派出所的恶警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陶富、施腊根、王青云、涂国藩、李春凤、吴来庭、魏强、龚桃荣、赵淑蓉、付道凡、陈红梅、万玉华等多名法轮功学员,龚桃荣被恶警带去抄家的过程中走脱,恶警见抓不到人,竟然气急败坏的把他老母亲绑架。

李烈凤由于给妹妹李春凤送衣服,于三月二十日早上八点在家洗衣服时,被新余市公安局袁文珍科长等三人强行从家中绑架,当天就被劫持到南昌市西湖公安分局。整晚警察分三班车轮刑讯逼供,三个打手用电棍电她的脸部、脖子、脚心、身上,还对她进行殴打、威胁及恫吓等等。二十一日晚,李烈凤被关进南昌市第一看守所迫害。

被非法关押构陷一年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法轮功学员涂国幡、施腊根、王青云、李列凤、吴来庭、陶富、李春凤,在西湖区法院被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当庭指出他们都是在没有任何逮捕证的情况下被抓的,警察是在没有任何的手续下进行抄家的,进门就问你家的钱和身份证在哪,别的一概不提。

当法轮功学员说出被严刑逼供的事实,审判长就大声制止说:“你只能回答‘是’还是‘不是’”。法轮功学员李春凤多次说她的姐姐李列凤是去给她送衣服,没有参与制作真相资料,也多次跟提审他们的人提过,但在法庭上没人理会,还有她本人的五千元现金被拿走、也没有写在上面,两部手机,家里的东西也象其他法轮功学员家一样,油、米、煤气罐、及锅灶,吃的用的全都被洗劫一空,也是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抢走的,逮捕证是后来才补的。

法轮功学员涂国幡家的冰箱、彩电、摩托车、自行车、两部手机、现金、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切割机、刻录机等所有家里的东西,就连做饭用的油盐酱醋都被拿走了,一点不剩。而涂国幡本人在西湖区政保大队被吊铐4天4夜,整个人全身被 打的变形,4次被打的晕死过去,用冷水泼醒,最后手铐被吊断了,双手至今一年多了还是麻木的没有知觉,耳朵也被打坏了,听不太清楚,刚送到看守所时里面的人都给他取了个外号叫“熊猫”。

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七名法轮功学员被南昌市西湖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刑,其中涂国藩被非法判十年;施腊根被非法判八年;王青云被非法判八年;李春凤被非法判八年;吴来亭被非法判六年;陶富神非法判三年;李烈凤被非法判三年。

被迫害致严重肺结核 含冤离世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日,李烈凤被送入江西省女子监狱关押迫害。在监狱被包夹吸毒犯单独看守,不准和房间的人说话,每天五点起床,被强迫军训、背监规、写作业。因李烈凤不“转化”,监狱更加重了迫害,被剥夺睡眠,限制上厕所(仅三次),不准购买日用品,不准洗漱,不准更换内外衣服。包夹随意打骂,每天强迫她面壁到睡觉时间,腿脚全肿了,每隔几天减少她的睡觉时间。

十二月中旬,王大队长、陈教导员,曹警察唆使两名包夹(陈传治、莉萍)二十四小时值班强迫李烈凤面壁(曾连续二十四小时面壁十五天),不准睡,发现睡着就用风油精兑水射眼睛,用扫把打脸,用脚蹬等等。陈传治用装水的瓶子打她的右眼。还强迫看电视、录像、“转化”文章,听邪悟人员歪理。早上不准吃饭,中午、晚上很少的饭,吃不饱水不准多喝。警察打电话要她丈夫配合她们迫害,要丈夫和她假离婚,被丈夫拒绝了。父母每月都到监狱,但从未允许会见。

经历这些非人的折磨后,李烈凤吃饭、走路都会打瞌睡,摔了不知多少次,脖子歪了,背也驼了,整个人变相了。

二零零九年三月、五月,王大队长、张教导员、张警察两次指使邪悟人员想办法“转化”李烈凤,两个月不准她刷牙、洗头、梳头、换衣服,李烈凤被包夹打骂,掐脖子,腿肿了强迫打针,人瘦的只有五十来斤,连续二十四小时面壁二十二天,最后出现幻觉,双手乱摸,神志不清。十二月份,李烈凤出现了严重肺结核及严重营养不良。
被迫害奄奄一息的李烈凤

被迫害奄奄一息的李烈凤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日,李烈凤被释放回家。在家中病情一次比一次严重,五脏六腑都出问题,骨瘦如柴,走路不便,咳嗽不停、全身胀痛,靠输氧生活。期间,家人多次送李烈凤去医院救治,但她的病情没有任何缓解。二零一四年七月十日上午,李烈凤经历了四年四个月的极度痛苦煎熬后,在家中含冤离世。

江西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江西省女子监狱,创建于1958年,老监区(又名南昌化纤厂)位于南昌市新建县长征西路458号,新监区位于南昌市新建区长堎镇前卫路1号。自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该监狱成为江西省残酷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一批又一批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这里遭受严重迫害,狱警们用尽各种灭绝人性的酷刑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采取的手段包括:辱骂、毒打,烈日暴晒、天热长期不让洗澡,水刑、冻刑,蹲小号、关禁闭,手铐脚镣、飞机反铐、悬空吊铐、五马分尸,灌辣椒水、强制服用不明药物,捆绑束缚带、强制穿束缚衣,“熬鹰”剥夺睡眠、强制洗脑,奴工劳动,剥夺会见权、生活虐待、侮辱人格等等。同时监狱还播放诬蔑、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碟片,强迫法轮功学员脚踩、臀坐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企图从精神上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

自2016年以来,江西省女子监狱更加重了迫害:强灌破坏中枢神经的不明药物,导致法轮功学员神智不清、生活不能自理;将法轮功创始人的姓名写在狱室的地上,然后强行拖拽法轮功学员从上面踩踏而过和坐在上面,以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心灵和摧垮她们的精神意志。

根据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20年来江西省女子监狱共约关押法轮功学员至少193人。其中:南昌地区56人(1人三次、9人二次),九江地区45人(1人三次,3人二次),宜春地区23人(1人二次),抚州地区14人(2人二次、1人三次),吉安地区5人,上饶地区5人,赣州地区3人,鹰潭市13人,新余市13人(2人二次),不明地区12人,外省4人。三人被迫害致死:南昌市的张淑君、新余市的李烈凤、南昌市的罗春荣,一人被迫害致疯:南昌市的王青云。

案例一、南昌市法轮功学员张淑君被迫害致死

张淑君,生于1961年。因坚持修炼法轮功,2001年被南昌市西湖区法院非法冤判三年,被关进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2006年3月28日又被南昌市青云谱区公安分局和岱山派出所合伙绑架,后被青云谱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第二次被关进女子监狱迫害。

在女子监狱,张淑君被实施各种残忍的酷刑迫害,致使她全身发紫,并造成肾功能衰竭,全身器官受到严重伤害。2008年1月4日,张淑君被监狱酷刑折磨致瘫痪、生命垂危,狱方通知家属把她接出,保外就医。16天后,即2008年1月20日凌晨三点左右,张淑君在家中含冤去世(时年仅47岁)。

张淑君被关押到女子监狱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被活活折磨死,监狱还谎言掩盖,说是因病致死。

案例二、曾被江西女监折磨致乳腺癌 九江法轮功学员熊茂凤含冤离世

熊茂凤,九江市房管办退休职工,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熊茂凤坚定信仰,坚持向民众讲述真相,多次遭绑架、关押:二零零零年六月份,熊茂凤与九江市四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在湖北省武昌开往北京的火车上被警察拦截,被关押到火车站派出所。二零零八年上半年,九江市政法委、“610”及国安等机构以所谓“平安奥运”、“和谐社会”等为借口,绑架和关押了二十名法轮功学员。熊茂凤也于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失踪,后得知被警察绑架关押。

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下午,熊茂凤和另三位法轮功学员周美丽、刘孝慈、孙翠华外出讲真相时,被九江市湓浦派出所绑架,当晚遭非法抄家,并被关押到九江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期间,熊茂凤一度因身体原因被送公安监管医院治疗约两个月。之后,湓浦派出所将熊茂凤等四位法轮功学员构陷至检察院。同年十月二十五日,九江市浔阳区法院非法庭审熊茂凤等四位法轮功学员,约于十二月对四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其中熊茂凤被非法判刑三年。四人均被劫持到江西省女子监狱关押迫害。

在江西省女子监狱一大队非法关押期间,身体不适的熊茂凤,仍遭狱方各种酷刑折磨:不准洗澡,“熬鹰”剥夺睡眠;连续白天、黑夜逼迫军姿罚站,寒冷的冬天被冷水浇身、经常被强拽强拉、辱骂训斥等等。非人的折磨导致熊茂凤身心遭受严重伤害:视力减退、耳朵失灵、思维模糊、体力不支、精神不振;两条腿上的皮肤似乎与肌肉分裂,双腿肌肉剧烈疼痛不已。最终熊茂凤被迫害致乳腺癌。

江西省女子监狱一直等到熊茂凤生命垂危时,才于二零一七年七月左右让她所谓“监外执行”保释回家。二零二一年九月底,熊茂凤含冤离世。

案例三、进贤县法轮功学员张育珍遭长时间“背铐” 两手臂终生残疾

张育珍,生于1967年,南昌市进贤县李渡镇人,大学毕业,在深圳外资企业做文员。2000年11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判刑六年。在江西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于2005年9月19日被吊“背铐”十一个小时, 20日又被吊“背铐”三个小时。这种酷刑造成她两手臂终生残疾,双上肢、双手变形,双臂伸不直,双手指握不拢、伸不直。张育珍还被扒掉外衣、吊铐在摄氏55度以上的太阳底下曝晒,长达几小时,致使双臂肿胀、僵直,十指肿的无间隙,皮肤呈紫黑色,身体多处水泡。


2006年11月,张育珍本应刑满释放,因拒绝转化,被直接转入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被吊残的双手得不到医治而更加恶化。

案例四、抚州市法轮功学员夏季萍遭长期剥夺睡眠、反背铐、束缚带反吊挂

夏季萍,生于1964年,原抚州市土产公司的下岗(失业)职工。2012年8月9日,夏季萍再次被绑架,2013年4月3日,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往省女子监狱迫害。

2014年6月份,狱警杨波强制夏季萍到教育科观看诽谤法轮功的光碟,遭到夏季萍的拒绝。杨波就将夏季萍吊铐在教育科的窗台上,并用透明胶带贴封住夏季萍的嘴唇直到她呼吸困难、几乎窒息。2015年11月5日至20日的半个月时间里,夏季萍遭“攻坚”残酷迫害,被逼谩骂法轮功师父、念诵恶毒攻击法轮功的“顺口溜”;被双手双脚固定铐在铁审讯椅里,被不停地罚走队列,被不间断地用束缚带固定绑在铁椅里丝毫不能动弹,还被狱警指使包夹犯人用束缚带反手吊挂在窗户上,过程中只能脚尖着地。

案例五、南城县法轮功学员罗建容遭野蛮灌食致昏死 被强制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

罗建容,生于1966年,抚州市南城县人。2013年10月8日被绑架,2014年3月,罗建容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送往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在女子监狱,罗建容因坚定信仰、不配合邪恶的转化而遭受了种种残忍的酷刑折磨:前两年多的时间里,被剥夺了探视权;拒绝参加奴工劳动,被面壁罚站一年半;拒穿囚服,被刑事犯人群殴打四天;拒绝配合报数,遭毒打;寒冷的冬天,被脱光衣服,站在冷水里,全身被多次浇灌冷水致冻僵;几次绝食抵制暴力洗脑“转化”,均遭野蛮灌食致昏死、被送医院抢救。监狱多种迫害手段失败后,又被强制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长达两个月时间。

案例六、鹰潭市的法轮功学员刘嫦娥被折磨至痛不欲生、热水瓶里被投放不明药物

刘嫦娥,近70岁,银行退休职工。2015年1月29日,刘嫦娥被鹰潭市月湖区白露乡法庭非法庭审,后被判刑四年送往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刘嫦娥刚入监狱时因拒绝 “转化”,被罚站八个月。2016年1月中旬,刘嫦娥被单独关在女子监狱教育科二楼的一个房间里,进行了半个月的“攻坚”转化迫害。她被反手吊铐起来,吊得老高,手腕、脚腕都分别被套上束缚带,束缚带外表看起来是用布缝制的,里面藏着机关,当包夹犯人用手去转动束缚带时,束缚带就变得越来越紧,死死卡在刘嫦娥的手腕上。没多久,刘嫦娥就被折磨得痛不欲生,整个手臂变得软塌塌的,就象断了一样,左手大拇指连动都不会动一下,手几乎残废。为了防止刘嫦娥喊叫,包夹犯人杨丽红把刘嫦娥的短裤、袜子塞住她的口鼻,并叫嚣着要把她搞死。
2017年3月至12月,长达九个多月的时间,刘嫦娥的热水瓶里被投放不明药物,并且经常被更换药的品种。有一次,刘嫦娥只用舌头舔了一下,她右边的大脑神经立即就痛了起来,如果全部喝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被逼无奈,刘嫦娥只能经常喝冷水。

案例七、南昌市的法轮功学员付金凤被迫害致晕倒、脱相、全身青紫

付金凤,生于1962年,江西省南昌市中心血站护师。2015年3月,付金凤在公交车上讲真相被绑架并被判刑三年。在省女子监狱,付金凤被连续六天六夜二十四小时罚站;被毁掉洗漱用具和日用品,不让洗漱、洗澡达一个多月,整个人被迫害致脱相,身体弯曲,瘦骨嶙峋;被罚站八个半月后,头顶摔了个大包突然晕倒;被反手吊挂(背铐),只能脚尖着地;被包夹犯人揪耳朵,拳打脚踢,被打的全身青紫、头上好几个包。

案例八、南昌市的法轮功学员吴志萍被迫害致窒息、尿血、极度消瘦

吴志萍,生于1954年,南昌市南昌钢铁厂的退休职工。2008年10月,吴志萍遭绑架并被判刑三年。2015年6月,再次被绑架并被判刑三年半。吴志萍在省女子监狱遭残酷迫害:被长时间的罚站、剥夺睡眠和关小号等酷刑折磨,导致尿血,身体极度消瘦;被用帆布束缚带吊在劳动车间的铁架上;被悬空吊,被用手强行捂住嘴和鼻子,几乎窒息;被用手捏全身“按摩”, 就象发疯一样,痛得在床上打滚;被毒打致左侧胸前和腿青紫淤肿;被用拳头狠击头部致头昏且剧烈疼痛;被铐锁在床架上剥夺睡眠。

案例九、上饶市法轮功学员杨丹荷被毒打致昏死 酷刑摧残致呼吸停止

杨丹荷,上饶市人。2015年9月17日被绑架,后被判刑三年关押到省女子监狱迫害。在女子监狱,杨丹荷遭包夹犯人24小时不间断的轮番辱骂和肆意毒打,被打拐了脚,右胸被打疼痛几个月,被打的昏死过去;被揪头发撞墙,经常被撞的头晕脸紫黑,小腹大腿全是紫黑块;被两脚分别固定在上下铺的下铺,双手被用铁铐铐住,然后一个包夹犯人用布塞住她的嘴巴,另一个包夹犯人站在上铺用力拉拽手上的铁铐,杨丹荷痛的撕心裂肺;犯人们将她单独关在一个专门用作“攻坚班”的小房间,将她的双脚呈一字形用帆布束缚带分别绑在通道的两边床脚下,身子在中间,然后强制她把手举过头顶,把她的双手用镣铐直接穿入她的手背,鲜血直流,全身无法动弹,眼前一片漆黑;被用棉帽套头,嘴被用抹布堵住,无法呼吸致窒息挣扎在死亡线上;被强制背监规、写作业,观看诽谤法轮功的碟片;被用抹布堵住嘴,衣裤鞋全被脱光,被用拖地的脏水从头浇到脚,全身被浇湿、冷得发抖。

案例十、南昌市的陈小娟被关押迫害致昏死 呼吸停止救治

陈小娟,生于1965年,江西财经大学毕业,原为江西省经贸厅轻工业品进出口贸易公司财务科科员。2001年1月,陈小娟遭绑架并被判刑三年;2015年2月,在樟树市被绑架,后被枉判三年徒刑。第一次被关押迫害期间,被头套棉帽吊铐,大汗淋漓、昏死过去;绝食抵制迫害被野蛮灌食致没有呼吸,送监狱医院救治。第二次被关押迫害期间,被用“束缚带”捆吊,导致左手臂半年不能摆动;风油精抹眼睛致左眼视物不清。

案例十一、九江市法轮功学员黄引娣被迫害致浮肿、全身瘫痪、生命垂危

黄引娣,60多岁,九江市人。2016年2月被绑架,后被判刑四年半。在被省女子监狱关押期间,黄引娣遭受了被打骂、吊打,野蛮灌食,长期罚站、日夜站立、不准移动、不准休息、不准睡觉,长期罚坐,人格侮辱,精神折磨等残忍的迫害。被长期罚站致双腿极度肿胀、皮肤紫黑,面部浮肿,生命都出现危险;被施加四次吊刑,双手吊起、脚尖点地,极度痛苦,双手和双脚全部失去知觉功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慢慢恢复;被每天提供极少的食物,长期处于饥饿状态;全身瘫痪,屎尿拉在身上,全身散发臭味,生命都处于垂危之中。

案例十二、永修县的法轮功学员葛玲被迫害致子宫严重下垂、险些截肢

葛玲,70岁左右,永修县医院的退休药剂师。2016年4月被绑架,2017年2月二审被维持四年原判。在省女子监狱,葛玲因长期被罚站导致子宫严重下垂,每次小便后子宫脱垂,再塞进去时造成极度痛苦;三九严寒的冬天,被二大队的付婷婷、方姓狱警把被子扔进垃圾桶,不给御寒,只给一床极薄的三斤左右的空调盖被,垫被(半边)只有两片、还是五颜六色的再造棉,晚上被冻的全身上下抽筋,被冻伤了骨髓,险些被截肢;还被没收了棉袄;多次被剥夺给家人打电话的权利;被包夹犯人将带血的卫生巾强塞进嘴里。

案例十三、南昌市的法轮功学员王凤英被强穿束缚衣、痛苦倒地、头部肿胀

王凤英,生于1942年,江西省南昌市果品食杂公司(现已划归赣江宾馆)退休职工。2017年6月,王凤英悬挂法轮功真相条幅被绑架,七十五岁高龄的她被枉判三年刑期。在省女子监狱,王凤英受尽凌辱、折磨,遭受了多种酷刑:被恫吓,被拉、拖、推,罚站的痛苦倒在地上;被拳击头部致严重肿胀;被强穿束缚衣,被悬空吊挂,痛苦的大汗淋漓,全身湿透;被搬、拽、倒拖,五马分尸,全身无力,无法呼吸;被强制服用不明药物,饮水及饭菜中被拌不明药水。

古语云:“从来天运总循环,报应昭彰善恶间”。人在做,天在看。江西省女子监狱中共党委书记、监狱长徐跃旺(2008年-2021年),2022年下半年染上新冠肺炎,于2022年12月27日晚半夜十二点左右丧命。

徐跃旺的丧命是他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报,也是对其他参与迫害者的警醒。真诚希望那些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公检法各级人员,赶快停止迫害,不要再追随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否则最终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厄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