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對大法的感恩無以言表

文:大法弟子

去年疫情期間,我的鄰居全家感染中共病毒。一周後,我也出現了發燒,身體燥熱,晚上失眠,睡不了覺,特別難受。我想:睡不了覺就煉功吧。我就起來煉了法輪大法的五套功法。接著就看大法書《轉法輪》。我讀了160頁,這時天也亮了,我發現自己不發燒了,身體不難受了,一夜沒睡覺,原先“嗡嗡”的腦袋反而清醒了,比睡一宿覺還舒服。我的感覺太好了!這大法也太神奇了,一個晚上,瘟疫在我這就被大法給清除了!那種神清氣爽的感覺,只有親身經歷的人才知道那種不可思議的美妙,沒有語言來形容。我對大法師父的感恩再次無以言表!

我是2022年6月份得法的新學員。修煉後,我的生命、心性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我寫出我的變化與大家分享。

因為姐姐、妹妹們都修煉法輪大法,所以我也知道真、善、忍的做人標準很好,我家也有師父法像,我也給大法師父敬香。法輪大法被江澤民惡人迫害後,姐姐們貼不幹膠、向世人傳遞大法美好的真相,我也拿一些去貼。

在我家樓道裏,我貼了大法真相不幹膠,還對清掃樓道的人說:“這多好看啊,不要撕啊。”我對純正美好的大法的珍惜,種下了我與大法的善緣。

我喜歡打球,經常劇烈的運動,身體沒有毛病。但是2022年6月,我的心臟突發難受,打球時特別難受。到醫院檢查,醫生說心臟動脈出現斑塊,運動會造成栓塞,不能再劇烈運動了,以免出現生命危險。這就是血栓的前兆啊。而且我還出現了血壓增高,大壓小壓(收縮壓、舒張壓)都過高。這突如其來的健康危機,一下就有奪命的危險,當時的打擊與震驚,對多年身體很好的我來說是可想而知了。朋友們都建議我去北京的大醫院檢查、治療。

因姐姐們都修煉法輪大法20多年了,就給我聽明慧廣播中的《憶師恩》,從早期跟過大法師父講法班的大法弟子們的幸福回憶中得知,法輪大法師父親自下世來救人。我聽明白了人來世的最大目地是跟隨師尊返本歸真啊。我就開始聽法輪大法師父九講講法錄音,然後決定學法煉功。

姐姐們風雨不誤的陪著我學法,教我煉五套功法。姐姐家住的是平房,一天下大雨,姐姐、姐夫在我家教我煉功、陪我學法,姐姐鄰居家地勢比姐姐家高,雨水都進鄰居屋裏了。而姐姐家只鎖了紗門,裏邊的屋門都沒關。大雨下的門前積水,摞起的三塊磚都被淹沒了,可水卻不進屋。姐姐說:這是有大法師父的慈悲保護。

我煉功不到一個月,身體所有的不良反應全消失了!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悅與感恩,無法用語言形容。我樂呵呵的又去球場打球了。

朋友們見我又正常打球了,覺的不可思議。有個朋友和我得的同樣的病,她的癥狀比我要輕的多,我的癥狀更嚴重,可我卻好了。她在疫情期間住院了。她出院後我們幾個朋友給她壓驚、一起吃飯,席間她突然暈倒,我趕緊開車把她送到醫院搶救。之後她又住了幾天院,回到家身體至今還特別虛弱。

短短幾個月,法輪大法師父就救了我兩次命,我太感謝師父與大法了。《轉法輪》這麼好的書,語言簡單卻含有博大精深的道理,對我的改變太大了。疫情期間,我就在家抄寫《轉法輪》,一筆一劃的恭恭敬敬的抄寫。我明白了人為什麼而活著,人不是每天高興就是活得好,不是為活著而活著。人來在世上是有使命的,生命有著更深遠的意義。我每天學法、煉功,領悟著驚天的法理,大法凈化著我的靈魂。在震撼中,我看到自己在變化,做人的態度得到從未有過的提升。

我是1959年出生的,那時母親已生育了3個女兒,我是頭生子,在重男輕女的社會觀念影響下,我就是家裏的寶貝,媽媽對我的疼愛不同尋常,把我放在一個姐姐們都不準進的房間特別照顧,我出生後幾個月了,都不許姐姐們進屋看看我。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姐姐妹妹們都沒我受寵,我也就形成了老大自尊的性格,誰都不放在眼裏,妒嫉心特別強。我在單位上班,是3百多人的單位領導,那些員工都怕我,都私下裏管我叫“大模樣”(老大自尊、看不起人的意思)。

學法後,我就註意修去妒嫉心。因以前對姐姐們那樣,我心裏特別愧疚。姐姐們都是修煉大法的,沒有一個與我計較,只是她們在我面前敢說話了,說我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簡直換了一個人。以前我開車,路上遇到開的不如我意的、走得慢的車,我就罵人家,就是那種“路怒癥”。修煉大法後,我不罵了,心想這是對我心性的考驗,反而成了提高心性的機會。我對家人、外人都特別好,以前圈裏的朋友叫我“大模樣”,現在朋友卻說我怎麼整天樂呵呵的,活得這麼開心,變了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