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緣歸大法道德升華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風雨滄桑 > 迫害真相

被迫害致死的耄耋老人--百位遭中共殘害致死的法輪功女學員(58)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在一間不足二十平米的臨時住房內,甘肅永昌縣城九十歲高齡法輪功學員趙桂香老人,又一次受到永昌“610”、公安局國保警察孟成、城關派出所、城關鎮官員、社區王若平等十五人的騷擾、恐嚇後不久,於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八日離開人世。當時一名小夥子因在房間找到一本《轉法輪》時,叫囂:“抓起來,關到拘留所去。” 這些所謂的政府工作人員們當時搶走老人珍貴的大法書籍《轉法輪》和《洪吟》。


“禮儀之邦”的中國,歷朝歷代對老人都格外愛護和尊重,在刑法上對老年人都有特殊保護。如《禮記·曲禮(上)》曰:“悼與耄,雖有罪,不加刑焉。”意思是,悼(不滿七歲)與耄(年滿八十歲以上)的人,即使有罪,也不施以刑罰。《唐律》規定:“諸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及廢疾,犯流罪以下,收贖(犯加役流、反逆緣坐流、會赦猶流者,不用此律;至配所,免居作)。”等等。宋元明清基本上沿襲了唐律關於刑事責任年齡的規定,即把達到一定年齡的老年犯罪人,作為減免刑罰的對象。

而中共對修煉法輪功的善良無辜的中國老人,也要酷刑冤獄加身,也要重判誣判,也要施以刑罰,甚至在獄中酷刑虐待。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無論老少,都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 “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只要是修煉法輪功的,哪怕九十歲也不放過。對八、九十歲的老人迫害起來也毫不手軟,不顧人的死活,甚至也要往死裏整。趙桂香老人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做好人,遭到中共邪黨“610”操控的各級人員長年恐嚇騷擾,經受多次非法拘留和判刑。

趙桂香老人,遠近不同的人們都親切的稱“李奶奶”,是早年從事集體蔬菜種植的農村家庭婦女,未上過學。李奶奶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困擾她大半生辛勤勞累落下的沈屙頑疾:偏頭痛、關節痛、風濕、甲狀腺腫大和嚴重的婦科病痛消失了,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感受。

生平唯一的一次出遠門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邪黨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時鋪天蓋地的造謠誣陷,“六一零”操控國保警察和社區不法人員使用各種手段不斷騷擾、恐嚇,企圖阻止老人在法輪佛法中的修煉。老人雖說不識字,頭腦中裝的東西不多,但明白什麼是善,什麼是惡,頂著逆流堅持學法煉功的同時,提醒著周圍同修不要上邪黨的當,聽師父的話,師父說得對;給親朋好友訴說著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二零零零年十月下旬,七十八歲的李奶奶本著善良和真誠,生平唯一一次出遠門,與另外一位老年同修結伴去北京想為蒙受不白之冤的法輪功、想為自己心中最尊敬的李洪志師父說句公道話。歷經波折,兩位老太太終於來到了北京天安門廣場,首先映入她們眼簾的是衣著、年齡、性別還有口音不同的法輪功學員被武警、公安和便衣人員用粗暴、殘忍的迫害方式強行撕扯到警車再被拉走。前面塞滿法輪功學員的警車還沒有開走,後面湧入廣場的法輪功學員繼續拉開“法輪大法好”、“真、 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兩位老太太坦然的走向這驚動天地的陣容。

兩位老太太被廣場警察劫持到金昌駐京辦事處關了起來。中途有人問:“你們這麼大年齡為何從西北跑到這遭這份罪?”她們回答:“我們師父教我們做最好的好人,師父不讓我們花一分錢而給我們調理好了多病的身體,現在電視上卻胡編亂湊,躲開事實說的那麼難聽,我們實在聽不下去,想到京城找個地方說說心裏話。”

到第五天,兩位老太太被永昌公安從北京劫持回當地直接關到永昌拘留所,李奶奶被非法拘押十六天,交了一百六十五元夥食費另加十元飯盆費。

全天候監控、隨意抄家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之後的前五、六年間,永昌縣邪黨“610”通過社區邪黨書記王若平指示居委會不明真相人員,對李奶奶家的監控從來沒有停止過,只要看到有他處來人,立即前來盤問。剛開始,在外工作的兒女回來看望老母親時,前腳進門後腳就有人窺探盤問。

李奶奶家緊挨著西車站。大約二零零二年永昌公安幹脆在李奶奶家斜對面的車站樓房的最高位置架了監控裝置,全天候監控。中共邪黨人員這種勞民傷財的荒唐行為,盡幹荒唐事。一個冬天的晚上約九點,天已經很黑,此處幾乎沒有行人。附近一家小飯館的老板娘下班時拎個包路過此處時走的快了點,不知從什麼地方冷不防竄出一個警察,一聲不吭的動手搶人家的包。當時這個人就被突發的攔路搶奪嚇得昏厥過去。

十三年來,邪黨人員對李奶奶非法抄家,是家常便飯。永昌公安“610”國保惡警李國玉只要是他認為的“敏感”時段,或者永昌縣城出現大量的法輪功講真相資料,李國玉就會領幾個同夥前來騷擾,只要找到法輪功資料立即綁架老人。有幾次老人對李國玉說:“我家有幾個老鼠洞,別人不知道,你李國玉最清楚。”當時的李國玉厚著臉報之一笑。

二零零一年初,西車站附近的西環路出現許多真相粘貼和真相資料。永昌縣公安局政委彭維平和國保惡警李國玉等不法警察商定後,由李國玉帶一夥警察會同昌康苑社區邪黨書記王若平(女)等社區人員,非法抄了李奶奶家,隨後將其綁架後非法拘留十八天。

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永昌縣公安局國保惡警李國玉聲稱:有一名外地讀書的學生指稱永昌縣城一位白頭發老奶奶給過他一份真相資料。由此,李國玉和永昌城關鎮派出所長段富祥等惡警綁架了老人,強行戴上了手銬。李國玉沒有找到“證據”,信口開河的以“擾亂社會治安”對八十歲的李奶奶非法拘押十八天。

多次綁架、非法關押、誣判三年

二零零一年初到二零零六年底的六年間,邪黨“610”操控社區、公安局長劉富海、政委彭維平、國保惡警李國玉等不法人員多次綁架李奶奶,其間又非法拘留三次,共計五十天, 勒索錢款六百零五元。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六日晚,有一法輪功學員在散發真象資料時,被惡警跟蹤、非法抓捕後逼問出真象資料的來源。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七日淩晨一點國保警察共五人,由李國玉牽頭突然闖入李奶奶家,非法抄走了真象資料,而且惡警居然肆無忌憚的連鄰居的家也抄了。隨後把李奶奶、兒子李玉文、兒媳肖玉年綁架到縣公安局,刑訊逼供追問真象資料的情況。一連刑訊逼供幾天,李奶奶給他們講真相,最後警察暫時將李奶奶一家三口放回。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惡警們再次突然闖入李奶奶家,將李玉文連騙帶綁的綁架到縣公安局,無緣無故拘留十五天。縣公安局惡警李國玉、王建國把李奶奶綁架到城關派出所,威脅說要起訴 她。八十二歲的老太太年幼時裹小腳,惡警王建國強制李奶奶站在院中不讓別人扶,還說“給我用鞭子抽”,李奶奶正視惡人說:“來!看你用鞭子抽!”王建國立刻不敢言語了。此次,李奶奶被惡警非法罰款二百元。

二零零六年七月,在邪黨“610”策動下,永昌縣發生公安惡警對法輪功學員大範圍迫害,當時至少綁架十五名法輪功學員。綁架李奶奶之前,縣公安局政委彭維平和昌康苑社區邪黨書記王若平等隨同人員,到李奶奶家不著邊際的問了許多。彭維平回去後,惡警李國玉立即領了一撥人實施了綁架。彭維平前來的真實用意在於實地考察:當時李奶奶實際年齡是八十四歲,能否經受得了邪黨的牢獄折磨?這是邪黨人員面對社會輿論不得不考慮的一個不可回避的問題。

綁架後,邪黨人員的第一件事是李國玉領老人先到縣醫院做體檢。體檢返回縣公安局後,李國玉在眾人面前大聲嚷嚷到:真奇怪,八十多歲的老太太沒有查出任何毛病。其他警察大多目無表情的望著他的自導自演,都不搭理他。李奶奶接過話題說:“你也學個好人,以後就沒病了。”

此次大範圍綁架都伴隨著非法抄家。只要抄到所謂的“證據”,事後都要罰一千元不等的非法罰款。李奶奶家此次沒有被罰款。但是,李國玉等惡警翻箱倒櫃時家中靠蒸饃維持生計的一千五百元周轉款沒有了,此事家人雖然立即向公安局提出口頭聲訴,最後還是不了了之。

此次綁架後,李奶奶又受到十四天非法拘押的牢獄之苦。這是老人屈遭邪黨第四次非法拘押。

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由永昌公安局政委彭維平、國保大隊長李國玉等惡人的構陷,由永昌縣檢察院起訴,永昌縣法院對當時八十四歲的老年法輪功學員李奶奶非法開庭,誣判三年監外執行。

利用親情關系迫害 含冤離世

多次綁架恐嚇不了李奶奶,中共邪黨人員把迫害範圍擴大到了兒子李玉文和兒媳肖玉年方面。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七日淩晨一點國保警察共五人,由李國玉牽頭突然闖入李奶奶家,把李奶奶、兒子李玉文、兒媳肖玉年綁架到縣公安局,刑訊逼供追問真相資料的情況,一連刑訊逼供幾天。相隔八天,五月二十五日,惡警們再次闖入李奶奶家,將李玉文綁架到縣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

在二零一零年下半年,因永昌縣城房屋拆遷,李奶奶家從原來住宅處搬到開發商提供的過渡房與兒女分開居住。此時兒子李玉文在過渡房失去了原來維持生計的小本生意條件,生活十分困難。根據他的實際狀況(五十八歲,身體殘疾)已失去勞動能力,理應得到社會低保生活費。此時永昌 “610”通過社區邪黨書記王若平對其迫害:只要李玉文夫婦倆“管好”自己的言行,“管好”家中老母親,社區即可發給他們居民低保金(低保金源於民用於民,行政部門只起管理作用)。王若平的“管好”僅僅是指不能和法輪功學員來往、母子和婆媳間不能談論法輪功方面的事,這對於一個原來不識字的九十歲老太太是個致命打擊。

中共邪黨“610”利用親情關系對老年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其傷害成度較綁架或無心理準備的恐嚇更可怕。老太太失去其他同修的幫助,不能通讀《轉法輪》,日常行為表現十分被動,突然變得少言寡語。但是手捧師父的《洪吟》尚能“讀”下去,由此稍稍有點欣慰感,尚能維持基本的生活起居。

中共邪黨的迫害並沒有就此罷手。二零一二年五月下旬,永昌“610”、永昌縣公安局國保警察孟成、城關派出所、城關鎮官員、社區王若平等邪黨人員十五人非法闖入李奶奶的臨時住房恐嚇、騷擾。當時一名警察口出狂言,恐嚇道:“抓起來,關到拘留所去。”此次恐嚇的前幾天,老人在金昌市的大女兒李玉珍(法輪功學員)被邪黨人員綁架。

經過再次非法查抄、騷擾和女兒近期被綁架的打擊,李奶奶已經處於精神崩潰狀態,表情呆滯,言語很少,雙目流淚,於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八日離世。

中共對老人殘暴無恥的迫害

在修煉法輪功的群體中,有不少老年人。這些老人因為修煉了法輪功不但身體健康,老當益壯,而且心地善良,品德高尚,他們不但為國家和單位節省了大筆醫藥費,給兒孫們減少了麻煩,還為社會做貢獻,為家庭出勞力,既穩定了家庭,又穩定了社會。當前除了中共,任何一個正常社會對這樣一群善良的老人、好人都下不了迫害的毒手。

一、被迫害致死案例

以下為從明慧網擷取的部份耄耋老人被迫害致死案例(所敘年齡無另行說明,均為被迫害致死時年齡)。

1、重慶退休女工程師王柳珍生前遭受的殘忍迫害

重慶市國防企業長安公司二廠冶金科的退休工程師王柳珍,女,約八十二歲(一說八十九歲),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長期受到中共各層機構人員的種種殘酷迫害,她曾被非法勞教兩次、三次被關進精神病院摧殘,打毒針、灌毒藥、被強行註射破壞中樞神經,嚴重損傷她的內部器官。邪黨人員長達十多年對她進行二十四小時的嚴密監控,還在她家門口搭建一間小屋專門監視她,派九人三班式,腳跟腳式的跟蹤監視。監視人員授上級機關唆使經常對王柳珍老人毒打、推拉、辱罵……曾用木凳打斷她的鼻梁,推斷她的雙腿等。王柳珍老人於二零二二年一月一日離世。
王柳珍老人遭迫害慘狀

王柳珍老人遭迫害慘狀


王柳珍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不久身體上的各種疾病不治而愈。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王柳珍認為:法輪功是教人行善、處處為別人著想,做到無私無我的品德高尚的人、利國利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怎能讓江澤民一句話,說打壓就打壓,說取締就取締呢?於是,王柳珍老人為了給法輪功討回公道,進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被綁架回重慶,並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期間,惡人在她的食物中拌入了不明藥物,她食後有心裏悶得慌,頭腦不清醒等癥狀出現,她為了反對這種迫害,就進行了絕食,遭到更嚴重的折磨導致生命垂危,勞教所無奈(怕承擔責任)才被送到324醫院進行所謂的治療。

更加邪惡的是,為了逼王柳珍放棄修煉,迫使她屈服,江北區“610”、街道、社區、長安二廠退休科串通一氣,強迫王柳珍的丈夫與其離婚,否則停發她丈夫的養老金,強迫王柳珍的子女簽約不準看望照顧老人,否則讓其失業。二零零九年,中共惡人對王柳珍的家人施壓,逼迫老人放棄修煉,王柳珍老人堅決不放棄,但為了家人不受連累,搬到北碚老年公寓去住。惡人仍然不放過老人,故意造謠說她要上北京,並於二零零九年三月再次綁架她,於三月十八號綁架到重慶荊紫山精神病院迫害,在那裏常遭惡人暴打。

二零一零年,邪黨人員為了更好地監視她,在她家門口搭建了一間小屋,派了一班人馬全天二十四小時監視跟蹤。江北區政法委指派一名叫張軍的二十九歲男子負責帶領“五裏店保安公司”的八個人,每日三班二十四小時跟蹤監視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為了討回公道,王柳珍孤身一人去渝北區黃泥塝重慶市“610”辦公大樓,重慶市綜合治理辦公廳門前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修煉無罪!”被跟蹤的人抓回來暴打一頓。監視她的八個人合同期快滿,仍然沒有達到那些惡人的目的,如強迫老人寫所謂的“三書”(放棄修煉的三書)。“610”與惡警又將老人綁架到長安一院精神病院打針吃藥(阻斷中樞神經破壞肝臟的藥),從而導致老人雙目失明,走路摸著走。

二零一零年底,惡人為了防止王柳珍講出被迫害的真相,當地派出所用錢雇來兩名二十多歲的社會混混,兩名混混的衣扣上安裝有錄像頭,不允許老人與任何人接觸講話以揭示他們的惡行。一天王柳珍摸著上了公交車,兩名混混把老人從車上拽下扔在地上並暴打她,王柳珍不顧挨打,仍然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修煉無罪,停止迫害,還我人身自由!”
這些監視她的人聽從邪黨的指揮,虐待老人,不但使老人雙目失明,還把她折磨得只剩皮包骨,身體縮小了一半,雙腳不能站立,只能爬在地上用雙手撐著慢慢挪動。就在這種情況下,惡人還時常惡言相罵讓她“去死吧,去自焚”等等。王柳珍老人說:“我修煉法輪大法,不會去自殺的。”

二零一一年元旦左右的一天,監視她的惡人用小木凳對王柳珍不斷地進行暴打,致使鼻梁被打斷,滿臉流血,眼睛青腫。惡人邊打邊罵:“老子今天晚上就要除脫(打死)你!”事後,王柳珍告訴人們說:“他們怕我這個樣子出去被人瞧見指責他們的不是,就把我拉到水管子旁邊按在地上清洗臉上的血跡,當時痛得我直喊‘救命’。”“後來驚動了我的前夫,他才打電話叫我兒子回來。本來我想讓兒子把我帶到政法委去,兒子說都傷成這個樣子了,先帶我到長安醫院去檢查。”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家裏人實在不忍心看到老人家這個慘狀,就到公安局去問:“你們這樣子對待老人(二十四小時跟蹤陷害)到底要搞到什麼時候結束?”公安局的人說:“我們現在已經不管這個事了,是社區和街道在負責管理,而且一直要管到她生命終結為止。”

2、被修改年齡誣判九年,獄中慘遭折磨、無恥騷擾下,八十七歲老太含冤離世

胡延順老太太,一九三二年生,四川省遂寧市大英縣法輪功學員,在中共對法輪功近二十年的迫害中,長期遭中共不法人員騷擾、監視、四次被綁架、兩次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七年,胡老太被綁架後,大英縣司法部門為了迫害老人,將老人的出生年份從一九三二年改為一九三八年,實際年齡從七十六歲改為七十歲,於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非法重判老人九年,劫持到成都女子監獄迫害。胡延順在獄中遭獄警、犯人強制洗腦迫害和殘酷折磨,被迫害得雙腿和腹部腫脹,坐骨神經疼痛難忍,走路打晃,心緊,生活難以自理,記憶力衰退,目光呆滯。

八十五歲的胡延順終於熬出監獄,然而強加在她身上的迫害並沒有結束。大英派出所警察、社區居委會不斷上門騷擾,以她曾被冤判入獄為借口,不給她辦理低保,導致老人失去基本生活來源;還不斷給她兒子打騷擾電話,逼迫家人限制她的自由,家人受壞人教唆,從此把她關在房間裏,不讓外出,不給門鑰匙,不讓和法輪功學員接觸,更不準法輪功學員到家裏來。無恥騷擾下,胡延順身體每況愈下,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日,胡延順在女兒家含冤離世,終年八十七歲。

3、慘遭冤獄酷刑、被剝奪退休金,八十七歲工程師含冤離世

王洪章老人,男,八十七歲,山東省濟南市法輪功學員,濟南鋼鐵集團第一煉鐵分廠退休工程師,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多種疾病不翼而飛,面色紅潤,頭發也由白變黑。

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後,王洪章老人遭受嚴密監控、非法關押、強制洗腦、非法勞教等嚴重迫害。七十六歲高齡時,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山東省監獄被嚴管迫害,遭受種種酷刑折磨,手指肉被鉆爛,屁股被打爛,血濕透了內褲,被折磨的尿血兩個月,牙齒被打掉(只剩六顆),心臟早搏,兩腿浮腫,四次被送監獄醫院,九死一生,最後不得不保外就醫。出獄後,王洪章老人連站都站不住,渾身打哆嗦。經過學法煉功,不到一個月又恢復了健康,再次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王洪章老人仍遭單位及公安分局不法人員毫無人性的嚴密監控,給老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壓力,也給家人造成無以言表的痛苦。更無人性的是,濟鋼集團長期肆意克扣和停發王洪章夫婦退休金,斷其生路,使其長期生活困頓、衣食無著。王洪章老人被克扣的退休金至少二十多萬,老伴也在迫害中離世。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大寒節氣後的第二天,天氣異常寒冷,飽經風霜的王洪章老人終於沒有抵擋住“嚴寒”,含冤離世。直至去世,也沒得到應有的待遇。

4、大興安嶺警察入室逼死八旬訴江老太

吳秋娥,八十歲,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二零一五年七月,吳秋娥老人起訴罪人江澤民後,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早九點多鐘,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加格達奇區東山派出所劉瑞等警察非法闖入老太家中,逼迫老太簽字按手印,同時出示懲罰通知書。吳秋娥老人因受到驚嚇和極大的壓力,在警察走後突然昏倒在地,家人發現後及時送醫院,但是搶救無效,吳秋娥老人含冤離世。
吳秋娥老人

吳秋娥老人


5、獄方稱:有一口氣就不能讓他回家

遼寧省大連市金州區石河村八十歲的劉希永老人遭三年冤獄迫害,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出冤獄這天,被大連市金州區警察從監獄直接劫持,非法關押到大連金州三裏看守所,並再次構陷、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關押在大連市第三監獄。獄方稱:有一口氣就不能讓他回家。老人於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迫害致死。

6、八旬老太被綁架迫害幾個小時致死,警察逼退調查律師

郭振香女士,八十二歲,山東省招遠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上午,在城區一公交車站點發資料、講真相,遭夢芝派出所警察綁架,僅僅幾個小時,被迫害致死。家人得知後悲痛欲絕,根本無法相信。當家人接到消息時,她的遺體已經被派出所警察私自送到招遠殯儀館。

家人問死亡原因,公安欺騙家人是“因病去世”。郭女士的兒子帶兩位律師回招遠要查明情況。律師要求查看遺體,發現後腦部份一片瘀血,問原因,公安又改口欺騙說,是“摔死”。

律師要求調出郭振香從被綁架到被迫害致死的整個過程的監控錄像,結果只有被綁架時的錄像,其它的一概沒有。律師要搶救過程的錄像,沒有。律師要走法律程序,遭招遠公安威逼、恐嚇、極力阻撓,不讓律師介入,恐嚇律師如果繼續介入此案就吊銷律師證,並二十四小時跟蹤、電話監控律師和郭振香家人,律師被逼無奈只好退出此案返回原地。

7、遭綁架抄家受驚嚇,八十八歲老人含冤離世

王洪喜老人,男,八十八歲,山東青島萊西市人,修煉法輪大法後受益很多,不再發脾氣,健康、樂觀,近二十年沒再吃一粒藥。二零一六年冬月,在馬連莊市集上送給人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遭馬連莊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兩個多小時後放回家,家裏大法書、大法師父法像被派出所警察抄家搶走。老人受到驚嚇,回家後身體一直難受不適,吃不下飯,全身沒有力氣,於二零一七年正月初八含冤離世。

8、被警察推倒在地後“腦梗”,八十六歲李秀苗含冤離世

李秀苗老太,吉林省扶余市三岔河鎮前廿四號村法輪功學員,身體很好,不但生活自理,還能給家人做飯、料理家務。二零一六年七月,不幸家中被警察闖入,警察郝忠偉欲搶走老太煉功用的播放器,老太下地往回搶,郝忠偉把老太推倒在地,老太的後腦勺磕在炕沿上,村治保主任彭齊說郝姓警察:“她這麼大歲數你怎麼還推她呢?”老太太從此生活不能自理,經確診為腦梗,一直癱瘓在炕上直到離世。

二零一八年五月,老太的女兒高秀娟被綁架,九月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進吉林省女子監獄。老太太想女兒時就默默流淚,不到一年,二零一九年四月三十日晚,含冤離世,終年八十六歲。

9、遭強行拍照、抄家搶劫、圖謀綁架,九旬老人含冤離世

潘光興,男,九十歲,四川省萬源市法輪功學員,萬源市河西狀元社區離休老區長。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九點十分,潘光興老人正獨自在家閱讀法輪大法書籍,萬源市國安大隊、陜西安康鐵路公安分局萬源火車站派出所、萬源市河西狀元社區十多人突然闖入,未出示任何證件即開始到處照相、抄家作案,對老人威脅,除潘光興手中緊抱著的《轉法輪》還在,十幾本大法書和老人積累多年的法輪功學習資料全部被搶走。在眾人的指責下,才沒有敢綁架老人。

潘光興老人身心受到嚴重傷害,精神上遭受高壓恐嚇與威脅,出現嚴重的高血壓、糖尿病、尿毒癥等,先後在達州市醫院、萬源市中醫院入院治療無效,半年後不到,於十二月五日淩晨五點含冤離世。

10、遼寧省果樹科學研究所研究室主任遭騷擾第二天含冤離世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和三月二十七日,遼寧省營口市鮁魚圈熊嶽望兒山派出所(鐵東派出所)警察拿著名單,騷擾所在轄區三家省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問還煉不煉法輪功了。一進屋就用微型攝像儀到處錄像。

張玉學老人,女,八十多歲,原遼寧省果樹科學研究所研究室主任,全國人大代表,迫害中承受不住打擊,出現大面積腦出血,從此一病不起。如今雙目失明,臥床不起十多年,但思維非常清晰,記憶力也很好。雖然多年來無法正常修煉法輪功了,但內心深知大法好。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警察突然騷擾使老人深受驚嚇,第二天即含冤離世,離世前留給家人僅有一句話:“法輪大法好!”因她是法輪功修煉者且被警察騷擾後離世,單位沒有給她開追悼會。這位對國家果樹科研事業做出突出貢獻的老人,就這樣帶著無法正常修煉大法的遺憾默默地離開了人世。

11、“十佳優秀校長”被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沈陽市法輪功學員李桂榮女士,原沈陽市大東區合作街小學校長,曾被譽為“區十佳優秀校長”,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被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終年78歲。

二零零六年十月,李桂榮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五年二月,再次被綁架,被沈陽市渾南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劫入遼寧省女子監獄老殘隊五小隊迫害。獄警為了逼迫她“轉化”,指使獄霸和包夾毒打她,拳腳相加,橫踢亂踹,並用硬底鞋猛跺她的雙手,李桂榮渾身被打的變成了青紫色。有一次,惡人薅住她的頭發滿屋跑,大把大把的頭發被薅了下來。還有蹲刑迫害,逼迫李桂榮蹲一天一宿半、蹲兩天兩宿半。在蹲的過程中,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

12、廣州年近八旬老太被洗腦班迫害致死

許慧珠女士,七十八歲,廣州市退休小學教師,孤身獨居,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被綁架和非法拘禁於洗腦班迫害。二零一五年七月,許慧珠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同年十二月九日上午,被綁架到黃埔洗腦班,並被非法抄家。二零一六年新年過後,又被天河南派出所綁架到黃埔洗腦班,被迫害的出現嚴重高血壓癥狀。二零一六年三月,正念闖出洗腦班。七月下旬再次被劫持到黃埔洗腦班。八月初,被發現在家中已離世多日。

13、還差一個多月冤獄期滿,貴州七十六歲的鄭居成獄中被迫害致死

鄭居成,男,壯族,貴州省安順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四月三十日,當年七十四歲的鄭居成遭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兩年,於二零一八年中國新年前,被劫持進貴州省都勻監獄迫害。七十多歲的鄭居成在都勻監獄被迫害致半身不遂後,被送至都勻監獄醫院,轉入貴州公安醫院,後又轉回監獄醫院。在醫院,鄭居成被獄警和包夾迫害得死去活來,全身青紫、瘀血,連都勻監獄醫院的醫務犯都看不下去。就在鄭居成還差一個多月就冤獄期滿回家時,突然傳來鄭居成在都勻監獄被迫害致死的消息,終年七十六歲。

二、遭枉判入冤獄案例

以下是從明慧網擷取的部份老人遭冤獄案例(所敘年齡無另行說明,均為二零一九年的年齡,以下同)。

1、八十三歲被強行關進監獄,中共邪黨不法之徒叫囂:九十五歲也要關……

殷育才,原江西省九江市都昌縣法院刑事庭庭長、都昌縣血防站站長,因修煉法輪功,曾被中共非法勞教三年,判刑八年,在江西省豫章監獄遭藥物摧殘,一度精神失常。二零一四年一月,殷育才被都昌縣徐埠鎮派出所惡警綁架、重拳襲擊,被關進都昌縣看守所。家屬到都昌縣國保大隊要求放人,說:我大哥都八十五歲了,你們還關著不放人?!洪流叫囂:馬上要批捕!九十五歲也要關……

五月二十一日,都昌法院對殷育才非法庭審,北京律師做了無罪辯護,明真相的司法人員對中共“610”人員說,法輪功本來就是被冤枉的。但都昌法院仍昧著良心誣判老人三年零兩個月。六月二十四日,八十三歲的殷育才被強行移送景德鎮市第三監獄非法關押,獄中病重,被轉入監獄醫院、南昌市新建縣長征醫院救治。二零一七年三月,結束三年零兩個月冤獄迫害,八十六歲的殷育才回到了家。

都昌縣國保大隊隊長洪流,四十多歲,參與迫害法輪功不久,身上即長期疼痛難忍,他哥哥到鄰縣波陽縣釣魚,不幸觸高壓電,被電活活電死;二零一四年他妻子又做了子宮切除手術;二零一五年他自己又得了肺癌。其前二任國保大隊隊長黃益慧、張世新都遭惡報。黃車禍二級殘廢,張突發腦血栓,半身不遂。

2、遭誣判四年,工程師八十三歲高齡被劫入監獄

李培高,男,八十三歲,雲南建工安裝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師,平時一人居住。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昆明西山區國保大隊警察丘學彥綁架,之後被非法判刑四年,監外執行。二零一九年一月初,李培高再次被綁架,被劫持進雲南省第一監獄。

3、“太狠了!他們(指公檢法)太狠了……”八旬老太累積被非法關押二十年,八十五歲老伴悲傷離世

法輪功學員唐麗文女士,今年八十歲,原內蒙古通遼市金屬回收公司業務科副科長,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唐女士六次被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共五年,兩次被判大刑十五年(一次七年,一次八年),關押期間遭受非人折磨,並多次被抄家,身體、精神和經濟上都遭受了巨大的傷害和損失。

二零一五年九月,七十六歲的唐麗文和小兒子王濤被綁架,唐麗文被非法判刑八年,王濤被非法判刑七年。如今已八十高齡的唐女士仍在獄中遭迫害。

唐麗文遭七年大刑時,她九十歲的老母親帶著對女兒的深深掛念永遠的離開了她,遭八年大刑時,她八十五歲的老伴王九五再也經不起這樣大的打擊了,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病倒在床,後來不吃不喝,清醒時哭訴著說:“太狠了!他們(指公檢法)太狠了……”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他帶著遺憾與對唐麗文和兒子的極度牽掛悲傷離世。家裏只剩下一個身患精神病的大兒子。

4、省政法委直接施壓,指示年齡再大也要判,白發蒼蒼的張新偉年近九十遭冤判

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區法院對九位法輪功學員枉法判決,並罰款,其中,八十九歲的張新偉遭誣判三年,勒索罰金四千;八十二歲的張明朗遭誣判五年,勒索罰金一萬。還有五位也是上了年紀的老人。

據法院人員透露,這個案子由(四川)省政法委直接督辦,一再施壓,直接指示巴中市政法委必須判三年以上,年齡再大也要判,而且要罰款,重罰。甚至威脅要對不聽話的檢察官和法官采取組織紀律措施。巴州區法院法官為了保住飯碗,昧著良心做出枉法冤判。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這些法輪功學員在巴中市巴州區法院第十審判庭被非法庭審。律師與家屬辯護人依法一一駁倒公訴人的所謂“指控”,要求無罪釋放。八十九歲高齡的張新偉白發蒼蒼,雙手扶著拐杖,走上法庭,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了法輪功教人向善、祛病健身的奇效;八十二歲的張明朗談了自己修法輪功後的變化:過去一身病,修煉後身體變好了,主動做好事,多次捐款扶貧,修煉法輪功既凈化了身體、又凈化了心靈。

5、八十三歲高齡時被非法判刑坐牢,不“轉化”不讓家屬見

鄭德財老人,男,八十四歲,遼寧省大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鄭德財去北京上訪,被警察當場打聾(有大連市殘疾人證);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二,鄭德財再遭綁架,被非法秘密判刑三年半,在大連監獄遭迫害;二零一七年因講真相被綁架,後被“取保候審”,二零一八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六月十二日被送往南關嶺監獄,身體不合格,監獄拒收,又被拉回莊河看守所,六月十四日又被強行送進南關嶺監獄,身體出現高血壓,心跳過速,咯血等癥狀。家人向監獄強烈要求,才見到坐輪椅出來的鄭德財。

二零一八年八月六日,八十三歲的老人又被轉到大連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九月十三日家屬去探監,被告知不“轉化”不讓見。

6、八十二歲老太“破壞法律實施”,遭冤判五年

趙英翠女士,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出生於貴州省威寧彜族回族自治縣,威寧縣二小退休教師。一九九七年五月修煉法輪大法後,八種頑疾消失,一身輕松,脾氣不再暴躁,家庭安寧。用趙英翠老人的話說:“現進入耋壽之齡的我眼不花,耳不聾,走路腿腳有力,二十二年來身體健康,在我身上見證了修煉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

趙女士把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卻遭迫害的真相告訴民眾而屢遭牢獄之災。二零零八年,七十一歲高齡被六盤水市鐘山區法院冤判四年;二零一二年,七十五歲遭冤判四年,監外執行;二零一九年,八十二歲高齡遭冤判五年半,勒索罰金八千,罪名是“破壞法律實施”,不知七、八十歲的老太太怎麼破壞了法律的實施,破壞了中共什麼法律的實施。

7、院墻上有“法輪大法好”,近八旬夫婦被冤判入獄

七十九歲的法輪功學員趙興有和七十七歲的老伴史桂芝,家住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雙城區水泉鄉。因他們家的院墻上噴塗有“法輪大法好”字樣,二零一九年一月上旬,趙興有被冤判三年六個月,被劫入哈爾濱市呼蘭監獄迫害,史桂芝被冤判四年,被劫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

8、七十八歲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半,獄中遭迫害

劉殿元,男,一九三八年生,遼寧省淩源市法輪功學員,迫害中,經歷了五次綁架、七年冤獄、四年半流離失所的生活,流離失所期間,遭遇車禍,他堅持學法煉功,短短一個月,七十七歲高齡的人,骨折就神奇地痊愈了。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劉殿元老人再次被綁架,七十八歲高齡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半,在遼寧沈陽第一監獄遭受迫害。

9、七十七歲遭冤判五年,迫害者遭惡報

馬維山,男,今年八十一歲,河北省廊坊市三河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四月,七十六歲高齡遭綁架、抄家搶劫,二零一五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六年五月被二審維持冤判,後被劫持進河北省冀東監獄。

操控公檢法、直接組織策劃迫害的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長、“610”頭目國立臣遭惡報,二零一六年初,被警告、行政記過處分;直接參與綁架的三河市公安局燕郊分局東城派出所所長辛軍和刑警大隊長唐連棟遭惡報,二零一九年初,因涉嫌參與黑惡勢力被抓捕。

更多老人遭冤獄之災案例:

◇郝福奎,男,八十二歲,人稱郝大爺,修煉法輪功後,困擾他多年的冠心病、膽囊炎、高血壓全都不翼而飛,一身輕松,人從此越活越年輕。他為人熱情、真誠,樂善好施,經常幫助別人,是位名副其實的好大爺。就是這樣一位善良的老人二零一八年被非法判刑三年,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大連監獄已一年。

◇張淑香老太,女,八十二歲,天津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八月,八十一歲的張老太被南開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沒有公開審理,也沒有通知家屬。老人本人提出上訴,後被劫持到天津女子監獄二監區。由於長期關押迫害,老太太現在左眼已失明,牽扯右眼視力下降,心肌缺血,臉浮腫,身體虛弱。

◇高賢英,女,七十六歲,四川省瀘州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十二月,被瀘州市合江縣法院誣判七年,罰金七千;二零一九年七月底,四川瀘州市中級法院非法維持一審誣判。

◇曲淑雲,女,八十八歲,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加格達奇區人,因修煉法輪大法,雖然八十多歲身體一直很好,可以獨自上街,還能照顧九十多歲的老伴,在過去二十年裏,僅僅因堅守法輪功真、善、忍信仰,曲淑雲多次遭中共人員綁架,幾次被非法勞教;二零一七年,八十六歲高齡還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

◇楊錫元,男,八十三歲,江蘇省常州市法輪功學員,曾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八年一月四日,八十二歲高齡又被武進區法院非法判刑兩年,於同年一月十一日劫入蘇州監獄迫害。

◇金麗燕女士,七十六歲,福建省寧德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五月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劫持進福建省女子監獄迫害。

◇李鋼老太太,七十六歲,遼寧省大連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過年期間被大連市沙河口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山東省東營市勝利油田八分廠地區有位一百零三歲的老人,跟修煉法輪大法的女兒生活在一起,這位年近八十的老年法輪功學員,每天無微不至的照顧著老母親。就是這樣相依為命的兩位老人,中共警察也不放過,多次敲她家的前門和後窗,並大喊大叫開門,老年學員怕驚嚇了老母親,勸說他們不要騷擾,可是怎麼勸說都不行。

中國古時稱百歲為“期頤之年”,就是需要頤養天年的年齡,可是中共惡人對九十多歲的老人、甚至百歲老人都不放過,可見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到了何等沒有人性的程度。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講法律,也根本就沒有法律和道德的底線。

中共邪靈就是為迫害中華民族、炎黃子孫、破壞中華傳統文化而來。只有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才有美好平安的未來;只有退垮中共,才有中國的希望、才能恢復傳統文化,找回我們民族的根。





三退網站:tuidang.epochtimes.com